BOHAN PHOENIX 在成都分享他的生活和嘻哈音乐
















我们在成都的录音棚里遇到了说唱歌手Bohan Phoenix,海尔兄弟以及beat作者HARIKIRI,他们边喝巷販小酒调制的金汤力边录制新曲。

PEDDLERS:
感谢你抽出时间加入我们的访谈。几年前我们听到了你的音乐,非常激动想要坐下来聊一聊你的故事。

首先跟我们聊聊你从中国搬去美国又回到中国的故事吧,这是一段怎样的经历呢?


BOHAN:

很高兴见到你们!

我11岁就移民到了美国,之后每年我都会回来看望中国的家人。不过2015年开始我才回来演出。

Howie Lee是个来自北京的制作人,他挺棒的,也许是最棒的了吧。我们在网上合作了一些歌曲,2015年我回中国就和他一起演出。那会我们在北京DADA酒吧,观众有400人左右吧,我当时都震惊了,没想到这儿有这么多人听嘻哈音乐。

这是2015年的事了。2016年我和Vice中国一起去了7个城市巡演,我当时想着“哇,听嘻哈的人也太多了吧”,于是就更加确定了这个念头。2016年后来我自己又做了一次巡演。2017年我回了几趟国,下半年的时候我想,“我来来回回太频繁了,我需要回到中国”。

于是去年夏天我回来了,不过去年7月之后我还回了三趟美国,因为我还想继续发展那边的音乐。






PEDDLERS:

过去几年嘻哈音乐在中国爆红。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,又是如何融入的呢?



BOHAN:

大概1999年还是2000年的时候,这个来自底特律的家伙把地下battle真正带到了中国,那时候8英里这部电影都还没出。所以其实嘻哈的种子早就在中国埋下了,真正火起来是因为人们看到了那些商业演出。这大概就是现在中国嘻哈音乐的氛围了。

在中国嘻哈更商业化,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。对我来说,我在试着把影响我的嘻哈音乐的元素展现出来,因为那是我从小听的嘻哈。我喜欢想象自己在一个独特的空间里,而人们能理解我在干嘛,是真的懂我。他们能欣赏我的音乐,并且懂我在努力提高音乐质量。

但同时还有很多人无法理解我在干什么。他们会问“为什么这个人中英文夹杂着说唱,为什么不直接用中文说唱。他为什么不穿Obey?”。很多采访关注的都是这些点。

现在我认为这里对我来说是个完美的地方,因为我能体会到内心的目标感。在纽约我也有同样的感受,但是美国的行业更加完善成熟,而这里更像是狂野西部,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声音也变得更狂野了


PEDDLERS:

你和很多有天赋的制作人都合作过,就像你刚刚提到的顶尖电子音乐制作人Howie Lee。那你们都是怎么合作的呢,合作的过程中你有什么成功的秘诀吗?


BOHAN:

Howie很特别,我在网上第一次和他接触那会正是我开始往歌里加中文的时候。

因为我在纽约哈林区的阿波罗剧院说唱,詹姆斯·布朗、迈克尔·杰克逊,很多人都在那演出过。我想在那里证明自己。当时有1600名观众,都是黑人和西班牙裔。出于某种原因反响没有很好。

每件事都是从模仿开始的。直到我往歌里加了中文,人们才来看我演出,他们的反应就好像“我不知道你唱的什么玩意但还挺酷的”。

但我那时候的beat还是美国东海岸纽约的风格,接着我遇到了Howie,他有很多疯狂的节奏,就像美国南部的陷阱音乐,但又充满了亚洲元素。我们一拍即合。我写我的部分,他写他的,合起来就非常棒。

Jachary是个非常棒的音乐人。他就像天生干这个的,他懂怎么围着家具来造外面的房子。六七年前我还没来中国,那时我们是室友。我和Jach之间的魔力在于我们的化学反应和友谊,以及他的音乐天赋。

Ryan Hemsworth来亚洲也有一段时间了,他一直对亚洲很感兴趣。他在这演出比我早。我那会还在做海外EP,然后他发了几首beat过来,有两首还特别棒。

这些人我都合作过,他们的故事就在我眼前浮现。对我来说,这已经超越了音乐。




PEDDLERS:

成都被称作中国的嘻哈之都。你认为为什么这的嘻哈氛围格外浓厚呢?你认为成都以及这里的文化是什么样的?


BOHAN:

成都一直是座休闲之城。人们在街边喝茶、老人们打着麻将的场景在全国都是出了名的。这样的场景就是让人特别放松,我觉得这对嘻哈文化挺好的。让人们松下了,不要老是绷着。

还有一个就是成都的方言特别好听,比普通话更好听。和日语有点像,发音更直。


PEDDLERS:

那你怎么定义自己的音乐或是风格呢?


BOHAN:
我的风格一直在变,开始的时候更像美国南部的陷阱嘻哈。

我在和Jachary筹划个人第八张专辑,并且我们就插着电做,不用电脑。我喜欢所有风格的音乐,而且现在我们活在一个更舒服的环境中,有网络,人们不再局限于某一种风格中。

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我的风格,我觉得一直在变,我就是想做好音乐而已。至于是什么影响了我,我是看了8英里才开始做嘻哈音乐的。

一开始我听的是图派克和凯勒老爹。所以是阿姆和图派克这样的rapper激励了我,让我不仅仅成为了rapper,更成为了一个用声音来表达自我的完整的人。别害怕,不管亚洲人眼里看来的世界是怎样的,如果你觉得不对就大声说出来。

我认识Jach几年后,他给我听马文盖伊和史提夫·汪达。当我开始听更多的音乐,我自己的音乐也变得更好了。

音乐的话,安吉洛改变了我的人生。听他的音乐让我明白艺术家是怎么和音乐互动的,而不仅仅是写出音乐。


PEDDLERS:

你家人对你走音乐道路有什么看法?


BOHAN:
我爸是个歌手,他离开我妈后音乐在我们家就不是个好词了。这是他们不想让我做音乐的原因之一。

但我在美国刚开始说唱的时候,我妈妈对我的家人说了,他们觉得“那只是一个时期罢了”。


PEDDLERS:

你是去那学音乐的吗?


BOHAN:

不是。我犹豫了两年,然后我不得不选专业了。那是我是J科尔的粉丝,我知道他在纽约皇后区上过学。

所以我查了他的专业,是传播学,于是我也选了这个专业。我之所以贷款去纽约大学读书,是为了告诉我家人,我在一个好大学学习,现在让我做自己想做的吧。

他们一直不理解,也没有直接支持过我。但他们没有对我说“别干这个”,这已经是最大的支持了。

现在他们看到我能以此谋生,我在还贷,我也在赡养妈妈,于是就没有意见了。


PEDDLERS:

接下来半年到一年我们会看到什么音乐呢?


BOHAN:

我正在做一些单曲,更加陷阱风格的说唱。现在到2019年初可能会有4到5首单曲,接下来会出8首放克音乐。我也在准备收录5首歌的音乐带来进行亚洲巡回演出。就想让你们看看我做的多叼。












和我们联络 ︎
















微信   照片墙   脸书   联系


© 2018 Peddlersgin